ben:

世界没你想象的那么好 

世界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 

你过来 

来我身边 

月亮不抱你 

时光摧毁你 

可我爱你 。



_____

Funny how your eyes keep wandering
你的眼睛一直徘徊是如此有趣

Everytime I speak of deeper things
每次我谈到更深的事情

My love has no walls
我的爱没有墙壁
it has no strings
它没有字符串

So if you want to go
所以,如果你想走
If you want to leave
如果你想离开
when you're ready
当你准备好的时候
when you're ready
当你准备好的时候
when you're ready
当你准备好的时候
come be with me
来和我一起

I don't want to be angry anymore
我不想再生气了
so speak your truth now even if it hurts
所以说出你的真实想法 即使会使我受伤

'cause your silence has been whispering
因为你的沉默一直在悄悄耳语
that you're still looking and it's not for me
你一直寻找的不是我
when you're ready
当你准备好的时候
when you're ready
当你准备好的时候
when you're ready
当你准备好的时候
come be with me
来和我一起

Be with me
和我在一起

ben:

人生最好的结语,或许只是一首歌:轻轻地唱,淡淡地印在心里,慢慢地遗忘……人世间游过一遭,好与坏都已看淡,岁月如歌,就算随风而去,也怎样都值得。由此,李宗盛写下了回味无穷的《山丘》。而今,高晓松写下这首《越过山丘》,并由杨宗纬来演唱,是音乐人对音乐人,最诚恳而单纯的致敬与拥抱。



作曲 : 高晓松
作词 : 高晓松
越过山丘,遇见十九岁的我
戴着一双白手套,喝着我的喜酒
他问我幸福与否,是否永别了忧愁
为何婚礼上那么多人,没有一个当年的朋友

我说我曾经挽留,他们纷纷去人海漂流
那个你深爱的小妞,嫁了隔壁的王某
我问她幸福与否,她哭着点了点头
后来遇见过那么多人,想对你说却张不开口

就让我随你去,让我随你去,
回到二十岁狂奔的路口,做个形单影只的歌手
就让我随你去,让我随你去,
逆着背影婆娑的人流,向着那座荒芜的山丘,挥挥衣袖。

越过山丘,遇见六十岁的我
拄着一根白手杖,在听鸟儿歌唱
我问他幸福与否,他笑着摆了摆手
在他身边围绕着一群,当年流放归来的朋友

他说你不必挽留,爱是一个人的等候
等到房顶开出了花,这里就是天下
总有人幸福白头,总有人哭着分手
无论相遇还是不相遇,都是献给岁月的序曲

就让我随你去,让我随你去,
去到六十岁停下的渡口,等着被一条小船接走
就让我随你去,让我随你去,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向着开满鲜花的山丘,挥挥衣袖。

越过山丘,遇见十九岁的我
戴着一双白手套,喝着我的喜酒
他问我幸福与否,是否永别了忧愁
为何婚礼上那么多人,没有一个当年的朋友


————————————————

突然有一天,终于“望着大河弯弯终于敢放胆,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原来山丘本身就是越过山丘的奖励。

管玲:

超喜欢把音乐的音量开到最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

出了五天的公差,从成都到稻城亚丁到叶巴滩,原本以为从高原成长的我不会高反,结果头疼了几天,流鼻血,回程坐了两天车,坐抽抽了。从海拔4410米回到480米,此刻躺床上音乐慰藉心灵,今夜好梦!😮睡个好觉!安!

最美不过新都桥!

儿时美好的回忆!想念我亲爱的姥姥。😞

平静的音乐杂货铺:

多少儿时美好的回忆
每天蹲在电视前守着点看的动画片
管奶奶要零花钱的情景
仰望仲夏夜空的繁星
上课揪前桌女生的辫子
……
一晃都三十多了,一切都像过眼云烟般随风而去

人一生起起伏伏的情绪,就像是温度计遇到外来的压力和气候时,都是在第一时间忠实传达在刻度上。

稻城的早晨,冷!高反头都要炸了!😀😀

音乐随身听:

【纯音乐】范宗沛《秋意浓》

本曲原为日本歌手玉置浩二创作、演唱的《不要走》(行かないで)。1990年,张学友在粤语专辑《梦中的你》首次翻唱,以风靡一时的日本艺人「李香兰」为歌曲命名,推出即在香港受到好评。1993年再由姚若龙填入中文词,更名为〈秋意浓〉收录于《吻别》专辑中。

范宗沛专辑中的这首《秋意浓》以多把大提琴相互交织,加上钢琴的烘托,更显缠绵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