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鸣-听见音乐点亮生活:

已经消失的敦煌古乐器,样样都美到哭!|传承


《莫高窟》

——余秋雨

这里连禽鸟都在歌舞

连繁花都裹卷成图案

为这个天地欢呼


这里的雕塑都有脉搏和呼吸

挂着千年不枯的吟笑和娇瞋



余秋雨曾这么形容

莫高窟精美的壁画及闻名于世的塑像 


他用如诗词般激情的文字

歌颂了伟大的敦煌艺术

让人也感同身受


莫高窟,俗称千佛洞,坐落在河西走廊西端的敦煌,内容之丰富令人惊叹。


据统计,壁画中有音乐题材的洞窟236个,共绘有各种类型乐队约500组,有各种类型乐伎约4000身,共出现各类乐器44种,4500多件。


这些数字表明:在世界壁画史上,就以反映音乐事物而言,无论在乐器品种、数量、表演形式以及时间跨度和延续性方面,敦煌壁画都是无与伦比的。


琵琶

在弹拨类乐器中属于代表性乐器,琵琶二字早在汉代就有文献记载,最早写作枇杷或批把,后在字形上与琴瑟连类,故书为琵琶。在敦煌石窟的壁画中,琵琶的图形最多,仅莫高窟就绘有七百余只,居所绘乐器之首,凡画有音乐形象处必绘有琵琶。 

▲琵琶-初唐-第220窟


▲模拟复原的琵琶-敦煌研究院陈列中心藏


五弦

五弦又称五弦直项琵琶。起源于印度,经由丝绸之路的天山北麓传入中国。乐器形态与演奏方式都与四弦琵琶较为接近。曾一度盛行于唐代,入宋以后逐渐走向消亡,取而代之的是四弦琵琶。遗憾的是这件乐器在我国并没有得到传承。现今世上唯一一件唐代五弦直项琵琶“螺钿紫檀五弦琵琶”留存在日本正仓院,作为镇馆之宝,每次展示都会吸引世界各地文物爱好者和历史研究者前去观展。但是莫高窟除了图中的第428窟有五弦的图像,第299、301窟也有五弦。

▲五弦-北周-第428窟


▲模拟复原的五弦-敦煌研究院陈列中心藏


阮,又称阮咸,弹拉类颈箱型乐器。缘自晋代竹林七贤之的阮咸善弹此乐器而得名。唐武则天以后才有“阮”的名称。其历史比琵琶的历史还早,最初也称作琵琶(秦琵琶或汉琵琶),东汉傅玄《琵琶赋》实际描述的就是阮。阮的形态是正圆形共鸣箱,长柄,十二品柱,四弦(或五弦)。阮一直延沿至现代,并派生出月琴、秦琴等。敦煌壁画中的阮,始自北魏第435窟,以后历代都有描绘。 

▲持阮飞天-西魏-第285窟


▲复原的风头大阮-敦煌研究院陈列中心藏

▲阮-初唐-第220窟


▲模拟复原的花边大阮-敦煌研究院陈列中心藏


箜篌

属于弹拉类框箱型乐器。箜篌作为外来乐器,属于世界上的竖琴体系,应源自西亚美索不达米亚一带,古埃及之壁画及雕塑中也有箜篌图形。中国的箜篌应是随印度佛教文化经西域进入中原的。这件乐器虽源于西方,但在中国千年流传,逐渐被改造,已成为中国民族乐器。


以莫高窟为例,箜篌曾在我国隋唐时期的宫廷音乐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因为它在敦煌壁画中的数量仅次于琵琶,约有200余件。早期的箜篌在形制上,多为三角形框架,弦数较少。唐代的箜篌,大都绘有精美的边框纹样、华丽的装饰坠物,并且弦数增多。 

▲箜篌-盛唐-第225窟


▲模拟复原凤首箜篌-敦煌研究院陈列中心藏



敦煌壁画中的乐器,有的出现在表现天宫、佛界和人间世俗的歌舞音乐场面中;有的只是图案性的乐器图像;如为了表现佛教中的“不鼓自鸣”的意象;有点是护法神手持的“法器”。


而壁画中乐器是富有文化内涵的既是真实历史上历代王朝礼乐、典章制度、宴飨娱乐、歌舞管弦的形象化,核心是因为音乐的礼教仪仗作用,也具有浓厚的中国民族民间特色,而敦煌壁画中的乐器配置具有系统性,有群体、族类、派生的特征。当然壁画乐器作为美术作品,有一定的虚构和夸张成分,但也间接、曲折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音乐生活。

看完全部的乐器,我们第一感觉可能是:

中国的乐器来源多元,数量和种类之多,音乐系统的完备是超乎我们的想象,只是非常可惜它们的实物形态大多湮没在历史长河中,唯有壁画中留存着它们绝美身姿。


內容源自:敦煌智慧旅游官方

敦煌的乐器随着滚滚的风沙,湮没在了历史里。今天的我们仅能从壁画中复原它们,那些丝绸之路上的曼妙声音,却再也找不回。


幸而,瑞鸣将原始资料中找到敦煌古乐谱,邀几位民乐女演奏家,正在录制一张敦煌古乐新专辑,希望能让千年之音焕发生机。


那便是:劝君更尽一杯酒,轮回千年有故人。

瑞鸣音乐《杏花天影-常静》专辑封面


(图片来自世界音乐公众号)

 非经允许请勿转载



评论

热度(480)

  1. 瑞鸣-听见音乐点亮生活 转载了此音乐
  2. 服务器忙龙行印象 转载了此音乐
  3. 娱乐与修行龙行印象 转载了此音乐
  4. 龙行印象瑞鸣-听见音乐点亮生活 转载了此音乐